[投票中]2018“维科杯”中国人工智能评选

自动驾驶落地可期 未来三年将迎来“洗牌”

盖世汽车网 中字

想象一下,你开车去本市最热闹的商场Shopping,当到达商场停车场,汽车把你载到一个距离目的地最近的电梯口后,会自己找到一个车位并停进去;而你Shopping完后,掏出手机轻轻一点,爱车就会在指定的电梯口接你,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很美好?

或许现在看到这个,很多人会觉得是痴人说梦,其实不然。据记者日前采访纵目科技CEO唐锐了解,如上面所描述的自主泊车场景,最早有望于2019年底在一些大型停车场或者其他封闭园区率先落地,进入量产,且自主泊车作为L4自动驾驶应用,有望是自动驾驶未来几年唯一可以真正大规模商业化落地的方式。唐锐透露,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内车企把自主泊车写进了SOR里面,并就此与纵目展开洽谈。

自动驾驶处于量产“前夜” 自主泊车扛大梁

作为当前全球汽车圈最热门的话题之一,自动驾驶毋庸置疑已经进入了量产前的关键时刻。特别从今年开始,国家和地方政府在路测政策方面为自动驾驶大开“绿灯”,与此同时多家公司先后宣布开始自动驾驶试运营,其中百度甚至表示将在本月量产无人驾驶微循环巴士“阿波龙”,提前两年实现中国自动驾驶汽车的商业化……仿佛一夜之间,大家就能看到自动驾驶汽车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。

“事实并非如此,自动驾驶落地没有那么快,”唐锐表示。这不仅仅是因为汽车进入量产的过程十分复杂,各个零部件都要经过非常严格的测试,更在于“量产”本身的意义——大批量生产,规模至少在几万台的那种,而不是几百台,也不是几千台,且产品成本可控,能够应用于大用户基数、强刚需出行场景,市场空间大。

从这一点上来讲,唐锐认为自动驾驶技术要想真正商业化落地,目前真正可行的方案是自主泊车。“或许你也看到过一些其他企业的自动驾驶落地方案,比如低速园区自动驾驶、机场无人驾驶摆渡车、景区无人驾驶观光车等,其实到最后都变成了一个伪命题。当然还有矿区、港口的无人驾驶卡车,不可否认这些方案具备一定的应用场景,但市场需求究竟有多大,用户基数有多大,目前还不好评估。”

比较之下,唐锐指出自主泊车由于针对的是用户“最后一公里”出行痛点,且不说在将来,当下就已经是强刚需,能够切切实实解决广大用户的出行难题,尤其是泊车问题。不仅如此,限定范围内、低速两个条件一直被业内认为是目前最适合自动驾驶商业化的,而自主泊车也正好符合这两点,且纵目的自主泊车方案,采用的均是低成本传感器,如毫米波雷达、超声波雷达、摄像头等,一方面用于环境感知,另一方面形成必要的冗余。

“正因为如此,你可以看到现在部分自动驾驶领域的玩家开始转变思路,想方设法想进入自主泊车市场,甚至还有一些企业在做自主泊车时,干脆直接借鉴我们的产品理念和传感器形态,因为目前只有这条路具备可视化商业前景。”更乐观一点,唐锐觉得,自主泊车在2020年或将具备几万台的市场规模,时间往后推移的话,这个市场还将快速增长,而这也正是纵目决定以自主泊车切入自动驾驶市场的原因。

不过,与很多自动驾驶玩家不同,纵目采用的是“两条腿走路”——除了面向L4自动驾驶应用的自主泊车,纵目同时还有一些L1、L2自动驾驶级别的辅助驾驶产品,如环视、自动泊车。纵目的规划是,基于环视系统,逐步接入更多的低成本传感器,来扩充产品的使用边界,实现从L1、L2级别的ADAS到面向L3应用的自动泊车,再到L4级别的自主泊车,最后到完全多工况自动驾驶的跨越。

“从这一点上来讲,我们其实是在挑战一种最难的方式——不依靠激光雷达来实现乘用车的高级自动驾驶,以低成本、合理的方案解决海量市场需求。当然,如果将来激光雷达真的如大家所说的那样,成本降到很低很低,我们不排除开发基于激光雷达的自主泊车的可能,但目前作为一项ADAS应用,激光雷达太贵,用我们现在定义的产品完全能够实现。”

据了解,2017年11月,纵目发布了针对地下停车场的自主泊车功能;同年12月,国内第一台搭载高清环视ADAS功能的车型正式下线,里面采用的就是纵目的控制器。而在今年年底,纵目会完成国内首个视觉和超声波融合的自动泊车量产项目,并在后期持续为相关整车合作伙伴制定“环视系统—自动泊车—自主泊车—无人驾驶”的升级路线。到2020年,纵目将正式量产低速L4自动驾驶级别的自主泊车方案。

瞄准产业转型“裂缝” 从Tier2成功晋级Tier1

毫无疑问,在国内自主泊车市场,纵目科技是名副其实的开拓者和领先者,而纵目今天取得的成绩也的确很令人艳羡,然而对于唐锐,这并不是偶然。

“很多人都知道在成立纵目之前,我在CSR工作,做的是芯片,在自主泊车产业链的最上游。而研发一款车规级芯片,从早期定义到最后量产,差不多需要五年的时间,这就意味着我们要一直注意着行业的动向,并且至少能够遇见未来五年发生的事。那个时候我们做的是汽车导航娱乐,在全球市场已经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,于是我就开始思考除了这项业务CSR还有哪些增长点,最后把目光锁定在ADAS。但那时公司不愿在这方面再做投资,而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就自己出来做了。”

据了解,在唐锐2013年创立纵目科技的时候,很多人甚至包括部分汽车业内人士,对于ADAS都是闻所未闻,更遑论自动驾驶。因此,艰辛自然也可想而知。唐锐透露,创立初期纵目是以一个Tier2的角色切入汽车市场的。“那时我们的商业模式和Mobileye很像,主要开发环视ADAS软件算法,并将其提供给Tier1。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两三年后,国内一些主流的Tier1都开始变成了我们的客户。”于是纵目又开始谋划着将自身打造成一个Tier1。

声明: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,目的在于信息传递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,请联系我们。
侵权投诉

下载OFweek,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

8.31 OFweek人工智能产业投融资峰会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反馈
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