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.13 OFweek工业物联网技术及应用研讨会

时代骄傲 TCL演绎中国制造的全球化进击之路

硅谷网 中字

谈到制造业强国,举世公认德国与日本,可即便是这两个国家,也都曾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:德国制造被英国按在地上嘲笑,日本制造给美国当小弟……

强者并非生而强大,而是在岁月打磨中,长成了强者的样子。

这句话,也适用于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中国制造。

一 、 德国制造(1880s—)

1887年,英国议会通过商标法案,规定进入英国及其殖民地市场的德国产品,必须标注“德国制造”,以此与品质优良的英国制造区分。

你很难想象,如今举世闻名的德国制造,也曾是低端、劣质的代名词。

一年之前的1886年,博世刚刚诞生,而奔驰刚刚造出第一款汽车。德意志统一不到20年,正在全力实现工业强国梦,但世界并不看好。

不过英国人的这项法案来晚了,德国企业家已然意识到,质次价廉不是长久之计,必须以质取胜。

法案通过的同一年,维尔纳·冯·西门子捐建了帝国物理技术研究所,这座研究所既走出了爱因斯坦、普朗克等科学大牛,也为德国造就了一批专业工程师。产学研合作的路子,就是从这里起步。

除了技术,还有管理。一批德国企业家顶着“工业间谍”的骂名,前赴后继地去英国偷师,学习其工厂管理方法,这才有了后来德国优秀的产业工人群体。

时代骄傲 TCL演绎中国制造的全球化进击之路

结果呢?法案公布后的十年里,德国产品在英国的销量反而激增。1896年,英国前首相罗斯伯里伯爵痛心疾首地说到:“我们超过德国了吗?刚好相反,我们落后了。”

一个笑料,从此变成了骄傲。2004年,欧盟国际贸易委员会曾建议欧盟成员国产品统一使用“欧盟制造”标志,却被德国企业家拒绝,他们坚持使用“德国制造”标志。

二 、 日本制造(1950s—)

1989年,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与人合著了一本书——《日本可以说不》,这本书可谓中国“说不”系列书籍的始祖。

书中,盛田昭夫写道:美国不再以制造为荣,他们只热衷于将资本移来移去并从中获利。其实美国并不缺技术,但是他们缺少将技术用于商业化的创造力。我相信这是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,同时这也是日本最大的优势。

时代骄傲 TCL演绎中国制造的全球化进击之路

时光倒流三十年,日本企业家可没有说这话的底气。二战战败后,日本潜心恢复经济,政府于1955年专门成立生产力委员会,大量输送日本企业家赴美考察学习。结果,到访美国的松下幸之助、盛田昭夫等人发现,同一种产品,日货的竞争力大不如人。

知耻而后勇,日企开始了他们的逆袭之路。

盛田昭夫在索尼强调以新制胜,从录音机、收音机到随身听、电视机,一步步攻占全球市场。

大野耐一在丰田推广精益生产方式,通过合理规划时间、人力、材料,对产品品质实施彻底管理。

松下幸之助在松下首创终身雇佣制、年功序列制、场内工会制等日式管理制度,将“以人为中心”的管理哲学发扬光大。

时代骄傲 TCL演绎中国制造的全球化进击之路

如此数十年,师徒关系易位,乔布斯将盛田昭夫视为偶像,而日企模式也成了众多美国商学院的必修课程。时至今日,即便部分日本制造企业曝出丑闻,他们也仍然值得我们认真学习。

声明: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,目的在于信息传递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,请联系我们。
侵权投诉

下载OFweek,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

8.31 OFweek人工智能产业投融资峰会
8.24【在线研讨会】IFS信息化进阶管理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反馈
打开